--->我們的臉書頁有更多的親子訊息喔<---
--->更多親子部落格<---


我家小孩從出生的時候講話就比較慢,經過小兒科醫生轉診,大約一年半前有一位社工、語言治療師、跟職能治療師,總共三位專家來家裡幫他測試。

雖然我們主要的問題是語言溝通上面,但是每一個專家還是需要一步步地詢問小孩家中的狀況,包括家中成員飲食習慣交友狀況等等。一年半前的這次到府評估的結果,小朋友雖然比較慢,但是還不需要特別的治療,所以我跟他媽媽也算是鬆了一口氣。 但是在那之後,每次去小兒科的時候,小孩跟醫生的互動,還是很有進步的空間,所以又被小兒科醫生轉去診斷。這次我們被送去附近的區域中心 (Regional Center)的在辦公室中評估。

這裡不愧是專門給小朋友來的地方,從等候室裡面開始就有很多玩具。我心中開始擔心會不會等下小孩玩開了帶不走,還好小孩子很乖。我們在那待了短短的十多分鐘,就有社工人員將我們帶去一個小辦公室。挑高又明亮的小房間,小角落也很貼心的也還是些小玩具,我跟太太可以專心地跟社工身家填寫基本資料。他也一步步地跟我們解釋今天會做的測驗,及檢驗的結果出來後,我們下一步可以怎麼進行,整體都有被尊重跟看重的感覺。當還沒有來的時候,就擔心公家機關的官僚風俗,擔心自己的孩子只是例行公事般地被一關關傳下去,至少到目前為止,我們的感覺都還不錯。

--->我們的臉書頁有更多的親子訊息喔<---
--->更多親子部落格<---


資料填得差不多之後,我們被帶到另外一間大房間,房間裡面一位白人語言治療師跟一位亞裔職能治療師(occupational therapiest) 這間房間的道具就多很多了,有一張床舖、小樓梯、鏡子、小朋友的小桌椅,牆壁上也有各式的貼紙裝飾。後來才發現那每一件物品都是模擬家中擺設,要測試小朋友用的。


一開始先由職能治療師開始跟小朋友玩。他以一本繪本測試小朋友的語言能力。看到這邊我有點納悶,因為我以為這是語言治療師的責任。後來才知道,兩個治療師可能已經有默契了,語言治療師其實一直在旁邊觀察小朋友口語上的應對,所以等於是一石二鳥。職能治療師拿出各式的道具,包括積木、繩子、各式顏色的玩具,來測試我小孩。我跟我太太一開始擔心的有兩件事情,第一件是怕小孩太害羞,第二件事情是怕他聽不懂英文。結果兩件事情都還好,靠著觀察跟模仿,小孩子每件玩具很快地可以玩上手。 更神奇的是,他還會看是誰問他問題分別用英文或是中文回應。白人語言治療師指著狗的圖片,他會說Doggy; 亞裔職能治療師,雖然用英文問,小朋友還是回"狗狗"。

雖然毫無必要,但是這次我比較緊張的是,當職能治療師拿出積木方塊跟一條繩索出來的時候,因為我記得上一次小孩就是卡在哪一關沒過。這次他輕輕鬆鬆地就把這關完成,還不斷地要挑戰更多新玩具,這就像是看到小孩體重有增加一樣,爸爸鬆了一口氣。我那時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是"We actually didn’t practice this”,專家回我說"That’s how it should be”。這讓我有點糾結,小朋友的成長到底應該是要多訓練,還是順其發展呢?

在現場兩位治療師跟我們口頭上說,小孩表現很好,應該不會需要特殊資源。過了幾週之後,我們也有收到詳細的結果,包括他在每一項測試的程度。這一趟測驗出來的結果跟上次一樣,雖然有落後,可是都還是低標通過,比上不足比下有餘,不需要特別的資源。其實一則以喜一則以憂,因為多一點資源真的會很有幫助,但是就真的還不到標準。寶爸在這邊建議大家,如果對自己小孩的發育有所疑惑的話,請在合理的範圍之內活用公家資源。為了自己小孩的未來,多多了解外面有什麼資源。帶著閉門造車,家醜不外揚的心態,很可能會有無法挽回的後果

--->我們的臉書頁有更多的親子訊息喔<---
--->更多親子部落格<---